• 移民专家

    威鲨移民首席专家

    添加移民专家微信,为您提供专属1V1咨询服务
  • 海房专家

    鲲洲海外置业专家

    为您提供海外最新房产投资资讯,定制专属海外置业方案
  • 财富专家

    鲸舟财富专家

    为您精心严选多种海外优质财富产品,量身定制保障方案

7*24小时客服热线:

4009-933-922
  • 海那边服务热线电话:
  • 深圳公司:0755-86938380(客户服务/商务合作)
    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9819号深铁金融科技大厦19A层
  • 北京公司:010-85951808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SOHO 2期C座C3-3
  • 上海公司:021-61769601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01号国华人寿大厦301室(向城路)
  • 杭州公司:0571-88016401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8号世贸丽晶城欧美中心D区1005室
幸福死亡还是合法谋杀?你真的了解即将公投的安乐死法案吗?
来自:新西兰天维网 7 0 02-22

最近,法国一名绝症患者Alain Cocq的一连串举动牵动了众多网民的心。


现年57岁、患病多年的Alain Cocq写信给法国总统马克龙,请求药物来辅助死亡,以便他能有尊严地死去。马克龙以“我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,因此无法批准您的请求”为由拒绝了他。之后他决定绝食,并在Facebook直播自己的死亡过程。结果Facebook也将其禁播。多方尝试失败后,Alain目前已经回家接受姑息治疗(palliative care)。


..

(图片来源:BBC)


Alain Cocq的遭遇再度引发了人们对安乐死合法化的争论和思考。


的确,人人都渴望尊严和选择,渴望有“尊严地生”“尊严地死”,渴望对自己的生命有选择权。这也是新西兰的安乐死法案(全称《生命终结选择法案》)经已通过三读,即将在10月3日-17日举行公投的原因


但是,新西兰有近200名律师、超过1600名医生,众多患者和家属都极力反对该法案。他们一致认为,该法案的保障和监管措施尚不完善,贸然实施将引致诸多风险,其负面影响也将完全背离同情绝症患者的本意。


公投在即,为这一事关生死的法案投票之前,让我们认真思索一下这个问题吧!


..


律师反对:缺乏足够监管和保障措施


包括执业45年的皇家御用大律师(Queen’s Counsel Barrister)Grant Illingworth在内的近200名新西兰律师,均一致认同:《生命终结选择法案》中的保障监督部分尚不完善。


..


例如,该法案所涉及的程序缺乏独立证人在场,这样将无法确保过程执行中申请人符合条件,并且不存在来自医护人员或者任何人的压力。在澳大利亚的类似法案中,要求必须由两名独立证人和协调医生来评估患者协助死亡的申请。


在其他国家,类似的法律通常有“冷静期”或者“待批期”,来确保申请人的决定并非出于冲动或者压力,但是新西兰的该法案缺乏这一重要保障。卫生部估计,根据该法案,当事人从申请到死亡的时间仅有几天。


另外该法案规定18、19岁的青少年只要符合条件,均可申请安乐死或协助自杀。这样一来,青少年可以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。


该法案规定,正遭受难忍痛苦的绝症患者可以申请终止生命。但是,什么是“难以忍受的痛苦”并没有具体的定义。其理解可以是开放性的,包括任何形式的痛苦(比如心理、精神、社会和心灵上的痛苦等)。这样一来,申请人无须身体疼痛,也能申请终止生命。


医生反对:破坏医患关系、绝症患者丧失生存保障


安乐死法案遭到了新西兰医生的强烈反对,超过1600名医生自发组成了“医生说不(Doctors Say No)”的团队反对该法案。


他们说,医患关系基于相互信任。患者就医时,相信医生是为了拯救患者的生命、维护患者的健康、减少患者的痛苦。但是如果该法案允许医生在某些情况下促进患者的死亡,那么医生的动机将立即受到质疑,医患关系将受到极大破坏。


..


生活中常见这样的情况:有人被宣告生命“只剩下六个月”,结果活得远超期限。临床上都存在误诊或者错误的预后(预测疾病的病程和结局)。美国一项研究表明,只有34%的预后是正确的。对于被误诊或者错误预后的患者,该法案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。


另外,安乐死法案合法后,会导致绝症患者等弱势群体彻底丧失最后的保障,面临“被安乐死”的压力。绝症患者通常病入膏肓,完全依赖他人的照料来维系生命。如果辅助死亡成为合法选项,有些患者会面临道义上的压迫,为了不继续消耗公共资源、成为其他人的负担而选择自我了断。目前在新西兰,虐待老年人已成为现实问题,而该法案加剧了这一风险。


..


绝症患者和家属反对:法案将患者逼上绝路、对家属难以交代


通常人们会基于感情和直觉去支持安乐死法案,认为与其让绝症患者没有质量地活着,不如让他们有尊严和体面地死亡。但事实上,很多绝症患者和家属也强烈反对安乐死法案。


Raymond Mok是奥克兰的一名心理辅导学学生。他7岁时被确诊患上杜兴氏肌肉营养不良症,10岁已经无法行走,需要依靠呼吸机来呼吸,全身只有手指和脖子能活动一点点,当时医生预测他只能活到20多岁。


..


他说,“我21岁时,感到非常焦虑和孤寂,还很愤怒,觉得别人都比我活得更轻松。我不想成为家人的负累,曾企图通过自我窒息来自杀。那时候要是有这个法案,我可能不告诉家人,就申请辅助死亡了。这个法案很不稳妥,没有足够冷静期,一个陷入绝境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清楚考虑自己的决定。”


Raymond说他后来发现了自身的价值:帮助别人,给别人鼓舞和激励。


他说:“我认为自己有道义上的责任去保护和为脆弱的人发声,我活着并不是单单为了自己, 我认为没有人如是。”


事实上,直到最后他都在发声。2020年8月13日,Raymond 举办了一场长达5个小时的Facebook 直播,倡议自己的想法并告诉人们为什么要投反对票。翌日,他感到不适并须要入院。Raymond 于2020年8月30日离世,终年34岁。


有人说,安乐死是绝症患者的个人自由,那患者家属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?


..


今年刚满18岁的Rachel Major曾是一名绝症患者的女儿。


她说,她出生前5年,父亲就被确诊患上脑瘤。疾病影响了他的语言和行走能力,她1岁和4岁的时候,父亲两次病危,但都顽强地活了下来。9岁时父亲永远离开了她,但父亲陪伴了她9年的时间。记忆中的爸爸充满了幽默感,尽管身患绝症,他也一直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和笑声。


她说,如果当时安乐死法案已合法,而她的父亲申请了安乐死,她会很难理解父亲的做法,也会改变她对生和死的理解。这样一来,她也不会知道有人为了她珍视的一切,而不懈与病魔抗争,努力活下去;她也不会有父亲的叮咛和9年的回忆时光。


她说,安乐死法案说绝症患者只要年满18周岁就可以选择安乐死。对于年满18岁的我来说,这真的很吓人。


当每一位选民为《生命终结选择法案》投下这生死攸关的一票时,请问问自己,我真的知道这个法案的内容吗?真的明白它对社会的影响吗?


要知道,不同于娱乐性大麻合法化公投,本次《生命终结选择法案》公投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(binding),意味着我们投出的每一张选票,都将决定是否要将安乐死法案作为新西兰立法的一部分,关乎我们的子孙后代!


想要全面了解该法案的内容、更明智地投票?点击文末【阅读原文】立即跳转至Votesafe NZ中文网站,了解更多详细信息。您还可以点击网站右上角的“测验”,测一测您对该法案了解多少,赶快行动起来吧!


..


*Source: https://www.stuff.co.nz/world/europe/300100620/facebook-blocks-ailing-mans-planned-endoflife-broadcasts


https://www.theguardian.pe.ca/news/world/let-me-die-in-dignity-terminally-ill-mans-plea-to-french-leader-487753/


https://www.bbc.com/news/world-europe-54094247


*以上内容由客户提供

喜欢 0
收藏 0
分享到

威鲨移民首席专家

添加移民专家微信,为您提供专属1V1咨询服务

0条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
全球移民交流群

移民交流

移民课堂

专家答疑

微信扫一扫

加入全球移民交流群

移民工具箱

海那边公众号

新时代移民内参,为您开启 海外优质生活

微信 扫一扫

海那边移民

无需下载看项目,专家答疑

微信 扫一扫
  • 热线
    4009 933 922
  • 客服
  • 小程序

    无需下载看项目

  • 公众号

    海那边公众号

  • 微信群

    加入海外移民交流群

  • APP

    微信扫一扫,下载APP

  •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