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海那边服务热线电话:
  • 深圳: 0755-86938380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 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大冲国际中心5号楼3201
  • 北京: 010-85951808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SOHO 2期C座 C3-3
  • 上海: 020-85951808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 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01号国华人寿大厦301室
  • 杭州: 0571-88016401(客户服务)
    地址: 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8号世贸丽晶城欧美中心D区1005室

推销斯大林:一座欧洲小城的英雄梦

来自圈子:
2019-07-16发表
687 0 47
签:
全部回帖(0)
Mr海 Mr海

已移民 希腊

  • ..



    ️" src="https://cache.hinabian.com/emojione/assets/png/00a9.png?v=2.2.5" playhudong="" all="" rights="" donone="shifuMouseDownPayStyle('shifu_pay_004')" style="margin: 1em auto 2.5em;border-width: initial;border-color: initial;border-style: none;text-align: center;width: 18em;">

    01


    “欢迎来到英雄斯大林的故乡”



    很少有人知道,苏联传奇领导人斯大林,其实是格鲁吉亚人。


    很少有人知道,在格鲁吉亚一座叫做戈里的小城,正是斯大林的故乡,这座小城正在试图推销“斯大林”。


    在这里,斯大林并没有死去,有一座“斯大林博物馆”,供奉着他的“灵位”,他的崇拜者们、信徒们,朝圣般涌向这里,在这里,备受争议的斯大林只有一个标签:英雄。


    ..


    这是一座欧洲小城的“英雄梦”,这个梦,大半个世纪以来都盘旋在欧洲的上空、世界的上空。


    从斯大林这位“伟人”降临在人类历史以来,这个梦,将长久潜伏着,就算斯大林的肉体已经化为尘土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,他的灵魂终将伴随着人类历史,一有机会,将东山再起。


    今天,我们就来走进这座城市的“英雄梦”。


    梦的基地,就是戈里的“斯大林博物馆”。


    在这座博物馆的大厅中央,红色地毯铺就的圆形展览台上,供着斯大林的铜像,世界各地的游客围绕着这副铜像参观,如同当年群众们围绕在领袖身旁,瞻仰着伟人的容光。


    ..


    这座博物馆在斯大林去世后四年建造,里面收藏了许多他生前的物品,比如裘皮大衣、各国政要名流赠送的礼物,甚至还有一节斯大林参加波茨坦会议时乘坐的车厢。


    ..


    “欢迎来到英雄斯大林的故乡戈里”,导游热情地招待着游客们:“斯大林就是从这座城市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走出的伟人”。


    导游的脸上洋溢着自豪,整个博物馆的主题同样也是自豪的。


    斯大林,一个格鲁吉亚农民的儿子,为了推翻沙俄的革命事业多次入狱,历经千难万险,最终成为了全球最强联邦的最高领导人。


    这种“逆袭”的励志故事,曾经让全体苏联公民为之膜拜,今天,依然让格鲁吉亚人感到荣耀。至少来这个博物馆参观的游客,依然是怀着崇敬之情。


    ..


    格鲁吉亚也曾经“抛弃”了他们的民族英雄。


    2010年,格鲁吉亚将境内最后一座大型的斯大林石像推倒,平放在郊外的一块空地上。但这几年来呼吁将这座石像重新树立起来的人越来越多。在今年庆祝二战胜利74周年的日子,这种呼声达到了高潮。


    ..


    毕竟,在二战胜利,阻击希特勒的纳粹上面,斯大林有过丰功伟绩。


    但格鲁吉亚人只愿意记住他的功劳,却忘记了他曾给这片土地带来的苦难。大清洗中,几百万人丧生,光是他的家乡格鲁吉亚,就有40万人遭到驱逐,其中大多数遇害。


    ..


    除了戈里,格鲁吉亚其他城市对于斯大林并没有那么多热情。当局多次对戈里人民的“狂热”波冷水,导致这个博物馆的经费一度非常紧张,该国的旅游局局长乔治·西古阿还曾因为提出要向全世界“推销”斯大林特色旅游而遭到解雇。


    他曾有句名言:“我们可以将斯大林作为旅游产品推出,就像犹太人推销耶稣基督那样。


    尽管被解雇了,但随着全球旅游市场的发展,乔治·西古阿的愿望还是在慢慢实现,如今,冲着“斯大林博物馆”来戈里的游客越来越多,这里也成为了新的“网红打卡点”。


    博物馆组委会终于喜笑颜开,他们再也不用为紧张的资金而苦恼。



    ️" src="https://cache.hinabian.com/emojione/assets/png/00a9.png?v=2.2.5" playhudong="" all="" rights="" donone="shifuMouseDownPayStyle('shifu_pay_004')" style="margin: 1em auto 2.5em;border-width: initial;border-color: initial;border-style: none;text-align: center;width: 18em;">

    02


    “我爱斯大林,

    那是我最青春快乐的时光”



    来到博物馆的游客大多怀着怎样的心情呢?


    他们大多来自俄罗斯和亚洲一些国家,从小,他们就对斯大林这个名字有着特殊的感情。他曾是几亿人“最伟大的导师”、“慈祥的父亲”,他无数次出现在他们的课本里、誓言中……


    斯大林代表着一个时代,所以对他的怀念,也是对时代的怀念,是对青春的怀念。


    许多老人在这一待就是一整天,流连在文物和雕像之间,久久不愿离去。


    “我爱斯大林,那是我最青春快乐的时光”,一位老人对着身旁的陌生人说,双方继而报以友好的微笑。


    在格鲁吉亚、在俄罗斯、在苏联曾经的每一个国家,都有着这样的老人。


    他们在那个时代曾经“呼风唤雨”,是人们眼中的“英雄”,可是新时代一来,少女们心目中的如意郎君,不再是会背诵普希金诗句的军装少年,而是能够搞到钱的“地痞流氓”。


    信仰了半生的价值观,一夜之间轰然倒塌,有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都无法适应,于是选择不再向前,只想在回忆的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。


    所以,时代的标志“斯大林”,永远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,那些对于斯大林的反思、批判,他们充耳不闻,那些摆在面前的证据,他们视而不见。



    ️" src="https://cache.hinabian.com/emojione/assets/png/00a9.png?v=2.2.5" playhudong="" all="" rights="" donone="shifuMouseDownPayStyle('shifu_pay_004')" style="margin: 1em auto 2.5em;border-width: initial;border-color: initial;border-style: none;text-align: center;width: 18em;">

    03


    我们已经把斯大林搬出了陵墓,

    但我们又怎么才能,从他继承者的心里把他搬走?




    今天前苏联的盟约国,对于斯大林的评价一般都是“有功有过”的五五开。


    普京在评价斯大林的时候说:“正面的东西无疑是存在的,然而花了难以接受的代价。尤其是存在过镇压。这是事实。我们的数以百万计的同胞遭到镇压。这种管理国家、取得成就的方法是我们不能接受的。


    俄罗斯人对于斯大林这个人物的反思,其实从他去世那一天就开始了。但这位“伟人”生前的权力太大,以至于他死后三年,尽管人人都有满腔的抱怨,依然是万马齐喑。


    三年后的一天,被斯大林钦点的接班人赫鲁晓夫,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,发表了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》的讲话。


    当时准备散会回家的苏联代表们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    长达四个小时的演讲中,赫鲁晓夫滔滔不绝列举了斯大林的七大错误,包括大清洗、树立民族矛盾、经济失策、盲目自大、大搞个人崇拜等等。


    台下一位极度崇拜斯大林的代表愤怒不已,在休息期间偷偷在讲台上放上一张纸条,上面是对赫鲁晓夫的质问:“赫鲁晓夫同志,照你这么说,那斯大林做这些坏事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
    赫鲁晓夫看到这张纸条,举起来质问全场:“这是谁写的?”


    台下鸦雀无声,没有人敢认领。


    赫鲁晓夫接着说:“当时我就在你的位置”。


    在斯大林的强势管理下,没有人敢对他提出异议,包括赫鲁晓夫,他当时也不过是坐在台下不敢吱声的小角色。


    隐忍多年的赫鲁晓夫终于等到了机会,在他当政期间,苏联人民终于可以对斯大林犯下的错误进行批判和反思,许多大清洗中的受害者被平反,文艺作品也开始百花齐放,出现了像《古拉格群岛》这样的不朽经典。


    这种清算“斯大林”的运动,在全世界形成了极大地影响,一场场防止“赫鲁晓夫修正主义”的运动席卷而来,改变了好几个国家的命运。


    随后,赫鲁晓夫遭遇政变下台,为斯大林“平反招魂”的事情又在苏联上演,许多批评斯大林的艺术家被清算,《古拉格群岛》的作者索尔仁尼琴被迫流亡。


    斯大林又“复活”了,尽管他的水晶棺早已被抬出列宁墓,被埋葬在另一个不起眼的地方。墓碑上只刻着简单的铭文,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拥有亿万信徒。


    有先见知名的俄罗斯诗人叶甫图申科,在赫鲁晓夫刚刚开始清算斯大林的时候,就预见到了这种“复活”。他在一首诗里发出了这样的警告:


    大理石不会说话

    水晶棺在无言中闪光

    默立的哨兵、脸色晒得红黑

    当他们把他抬出列宁墓的大门

    几缕青烟在棺木上环绕

    一丝气息从裂缝中漏出

    棺材慢慢地擦过哨兵的刺刀……

    棺材里的人,也不会说话

    他沉默长眠

    紧紧地握着他那经过防腐的拳头

    他只不过装死

    实际却在里面注视着

    他只不过是打个盹,他还在筹划

    也许在他棺材里,还有一部电话

    他还和各式各样的人用电话交谈……

    我呼吁我们的政府,我请求他们

    派二倍、三倍的哨兵来看守这个棺材

    不要让他东山再起

    我们已经把斯大林搬出了陵墓

    但我们又怎么才能

    从他继承者的心里把他搬走?


    诗人的远见如今依然灵验。


    斯大林博物馆的游人络绎不绝,人们依然视他为“伟大的导师”、“永远的慈父”,“世界上最好的人”。在他的遗物和雕像面前,虔诚膜拜。


    在戈里这座小城,斯大林不曾“死去”,在他的“继承者”的心里,他依然是永远搬不走的。

1楼| 07月16日 10:02
回复帖子
海那边

回复帖子,请 登录注册

 
ɹ